优秀校友 首页>>优秀校友

雪域高原残障儿童的守护者 ----记86届毕业生宁红兵

发布时间:2018-06-11  浏览次数:0


【个人档案】

宁红兵,男,汉族,中共党员。1986年于河北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后报名援藏,服务期为8年。后来,当初一同援藏的7位同学都已陆续返回内地,他却留了下来。1999年,拉萨市筹建西藏自治区历史上第一所特殊教育学校——拉萨市特殊教育学校。宁红兵从拉萨市第二高级中学被调到特殊教育学校,担任副校长,分管教学和德育工作。之后,从副校长到书记,再从书记到校长,在特殊教育战线坚守了18年。

无论是普通教育还是特殊教育,无论是教学一线还是走上领导岗位,宁红兵30多年如一日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为拉萨的教育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他先后多次被评为“全国残疾人体育先进个人”“拉萨市优秀教师”“拉萨市教育系统优秀共产党员”“拉萨市教育系统优秀党务工作者”“拉萨市民族团结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


为了特殊孩子们——无怨无悔

从普通高中来到特殊教育学校,宁红兵最大的感受不是条件差,而是特殊教育学校的封闭和办学的艰难。许多人认为“把这些孩子们看好,不要出事情”就行。但是,西藏与内地不同,很多孩子平时不回去。特别是来自牧区的孩子,他们从小就在山里、地里跑习惯了,怎么关得住?晚上有的孩子偷偷地翻墙出去。查夜的老师发现人不在学校,宁红兵就带着老师们大街小巷的分头找常常是找的精疲力竭,那娃却从一个小巷子里晃悠悠地出来了。宁红兵那个气!一把扯过来,搂在怀里眼泪哗哗的。后来,宁红兵想了个办法,让老师们以班级为单位,每个月带他们出去一次,逛个商店,上个公园,看场电影,或者去过林卡(西藏的一种活动方式,是指人们到像园林搬美丽的地方一起歌舞娱乐)。孩子们的精力得到释放,再也没有人晚上翻墙外出了。

宁红兵对这些特殊孩子最大的愿望就是长大毕业后能有个工作自食其力。为了实现这个愿望,他力主在初中阶段开办职业教育,孩子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学习剪裁、绘画、酒店服务几个专业。拉萨最大的香格里拉酒店,老板是位马来西亚人,宁红兵就和他谈选学校优秀的孩子去酒店做事。西藏的彩绘唐卡很有市场,他就鼓励喜欢绘画的孩子们掌握这门技艺。在学校的多方努力下,在各级领导部门的关心下,迄今为止,拉萨特殊教育学校已经有65个孩子在拉萨找到了工作。

除了帮助孩子们学到一技之长,宁红兵还希望能让学习成绩好的孩子继续读书。可是,当时西藏就拉萨这一所特殊教育学校,没有聋人高中。于是,宁红兵就揣着公函和孩子的档案先后去了北京、江苏等地,最后终于联系到常州市特殊教育学校愿意接受五个成绩好的孩子就读高中,并为五个孩子单独开了一个“西藏班”。专门为他们制定教学计划,配备老师和生活人员。这五个孩子知道学习机会的不易,在常州学习非常认真。用三年的时间完成了学业,并在江苏省教育厅和南京特殊教育学院领导的关心下,参加南京特教学院的单招考试,并全部被录取进入南京特教学院。毕业后,回到西藏全部实现就业。


为了特教教师——凝练“六心”

拉萨特教学校创办的时候,先从拉萨师范选派了七个学生去北京学了一年特教。后来,又从拉萨各地调入一批教师。为了带好教师队伍、做好特教工作,宁红兵反复思考“特教和普教有什么不同?特教教师的德育工作着力点在哪?”他根据自身的多年的教育体验,反复琢磨,在学校搞了个特教“六心”标准,即:对待特殊孩子要有爱心,对待他们的成长要有信心,解决特教中的困难要有恒心,教授孩子时时要有耐心,特教课堂设计要精心,对待特教事业要倾心。这“六心”的标准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也得到了主管部门的充分肯定,并一直沿用至今,业已形成特教学校的一种文化和精神。

老师们也有生活的烦恼,每当此时,宁红兵就会告诉他们一个方法,“进教室,和孩子们在一起呆一会,看看孩子们的学习,看他们说话,一会心情就放下了,烦恼也就没了”。老师们都说,宁校长的这个方法好。

在特教学校当校长,宁红兵尽可能给予残疾孩子们更多的爱,他心里也时时刻刻惦记着特教学校的老师们。拉萨特殊教育学校从1999年开办一直到2005年,老师们的特教津贴都是15%。后来宁红兵外出学习,看到内地的省市涨到30%。于是,他在自治区政府主席向巴平措来学校视察时,提出向内地看齐提高教师特教津贴的请求。向巴平措主席问清情况,立刻落实了特教老师的待遇。为老师们解决了津贴问题,宁校长心里美美的。

面对家庭亲人——长期亏欠

宁红兵,是特殊学校的书记、校长,也为人夫,为人子,为人父。他整天与残疾孩子们在一起,面对家庭,宁红兵只有无奈的孝心和长期的亏欠。

从当校长、书记开始,宁红兵就没正常回过家,虽然学校离家就十分钟的距离。双休日也必须有一天在学校,百八十个孩子不回家,宁红兵在学校心里踏实。他每天晚上都要把每一个教室的晚自习看一遍,学生回宿舍后,带人检查过每一个宿舍的门是不是都关好了,才能放心地回宿舍休息。这一干就是十几年。

2009年10月,宁红兵老母亲病情加重,家里打电话让他回去。那段时间,学校的校长刚刚调离,副校长也不在学校,作为书记的他不能离开。望着学校孩子们的张张小脸,他抽空往家里打了两万块钱,让二哥将老人家送到医院好好治疗。可是,第二天老人家就去世了。后来,二哥告诉他,老人在弥留之际,说看到自己远方的儿子回来了,让二哥去医院门口接一下他。身在学校的宁红兵,痛心万分。回到宿舍,一口气把一瓶白酒都喝干了。后来,买来三炷香,朝拉萨东北的河北方向,跪在地上,给老人家磕头送行……

从大学毕业去了西藏,一不小心踏入特教领域,宁红兵一干就是十八年,迎来又送走一批又一批的残疾孩子。宁红兵说他这一生,最庆幸的就是选择了特殊教育,最快乐的就是和孩子们在一起,最幸福的就是看到孩子们脸上的笑容。